哲学,人生看不见的源动力

——南京大学EMBA大讲堂·人文素养(总第41期)暨三乐读书会成立2周年纪念讲座成功举办

时间:2015-11-20 | 浏览次数:1371次

 蒋勋说,美是一种看不见的竞争力;我想说,哲学是人生看不见的源动力。如果美学是一种面对人生的态度,那么哲学就是一种思考世界的方式。

 所有人世间的成功,幸福生活的获得,都离不开智慧。而哲学就是爱智慧。

                   商学院院长助理韩顺平教授致辞

 2015年11月15日,是三乐读书会成立2周年的日子。南京大学安中楼鸿意报告厅,350人的大讲堂,座无虚席。一向被视为高冷的哲学讲座,能够引起这么多人的兴趣,我颇感惊讶。更令我意外的是,有人专门从徐州、无锡、常州等地赶来,不为别的,只为哲学,更为洪修平教授和王恒教授而来。

                   三乐读书会苏晓东会长主持讲座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释道,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唯有对中国乃至东方哲学和宗教有精深研究的人,才能举重若轻——因为叙事宏大,所以需要把握核心。毫无疑问,中国传统文化的形成,儒家在其中占据了主要的地位。

 洪修平老师告诉我们,对人的重视与对人伦关系的强调,是儒家学说现代价值与意义的关键。也就是说,“人”是儒家全部学说的出发点与核心,它强调的是人的主体道德上的自觉性。所谓“仁者人也”,“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儒家关注“人”,更多地是关注人的社会性,即儒家将人放置在社会关系中去看,从群体的角度去认识个体的人。

                   洪修平教授主题演讲

 想想看,我们每一个人,似乎都是为爱人、子女、父母、朋友、单位乃至国家而活,有多少时间我们是为自己而活呢?

 傅佩荣有个说法,春读《论语》。他的意思是,春天是生发的季节,此时,人们应该积极有为,奋发进取。这正与儒家强烈的入世精神想吻合。可是,人生并非一帆风顺,失败与挫折反而是常态。此时,若没有道家的“以退为进”,我们从哪里寻找人生新的出发点?人,其实不是活在当下,而是活在理想中。道家正是将我们生活理想化的一种哲学。这股“清流”流过心田,为生命带来抚慰。所以,夏读《庄子》将是一贴“清凉剂”。

                   为洪修平教授颁发EMBA大讲堂纪念牌

 这样,进可儒,退可道,儒、道互补,似乎现实的人生就能进退自如了。但是,如何从人的自身性来解释这种进退的必然性呢?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道家也说,“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这种一味地强调现世性,使得儒道都无法解释人死后的世界,唯有靠外来的佛教从业报轮回的角度来解决。所谓“自作自受”,这种对因果关系的信奉,将人们引向“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的人生道德实践,它包含着某种对人的自身性的肯定,和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人生永恒幸福的向往。

 这便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也是隐藏在中国人内心深处的文化密码——以儒治世,以道治身,以佛治心。

 但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这种感性和艺术性,使得它在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时缺乏理性和科学性。后者正是西方文化的特质。因此,我们必须把目光转向西方哲学,聚焦到王恒教授身上。

                   王恒教授主题演讲

 王恒教授,虽然他说自己已届“知天命”,可是他的颜值告诉我们,哲学家有时候是“靠不住的”。而他那深邃的眼光和略带羞涩的面庞,又告诉我们,站在我们面前的,的的确确是一位智者。哲学家喜欢思考,思考首先是发问:“哲学有什么用?”,“我们真实的、自然的情感到底在哪里?”

 王恒老师告诉我们,哲学(这里专指西方哲学)是指人们出于好奇心对事物进行的单纯的探求活动,学哲学没有任何功利性的用处,但哲学却能给人带来一种独特的思维方式。据说,今天真正统治整个世界的是犹太人,对人类社会影响最大的也是犹太人,例如爱因斯坦和马克思。犹太人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与犹太人对犹太教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反复诵读、研习有关,而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目的,只为“智慧”。

 按照西方人对哲学的认识,中国只有思想而无哲学。中国人其实属于香蕉人,黄皮白心,意思是说中国人现在所学的都是西方的知识体系。西方哲学最主要的特点是对神的信仰,所谓“理性神”。中国人一方面不信神,没有宗教感,导致中国人没有“敬畏感”,因此有些人才会无所畏惧,什么事都敢做;另一方面,中国人又不是彻底的无神论者,因为要成为彻底的无神论者,需要达到很高的精神境界才行。

                   为王恒教授颁发EMBA大讲堂纪念牌

 种种的社会现象表明,我们的生活已被一个“观念之网”所笼罩,结果是我们生活在谬误中,我们的所思所想、所作为为看似正确,实则谬以千里。比如,我们爱孩子,我们的这种爱的方式,对孩子的知识的灌输,帮孩子所作的种种选择,不会让孩子成为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我”,只会让孩子成为一个附属物,一个服从和懦弱的人。

 为了摆脱这个“观念之网”的束缚,我们需要找到它的“缘起点”。可是这个“观念之网”的缘起点在哪里呢?可能,我们需要回到哲学,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那里寻找答案。

                    讲座现场 忘我倾听

 除了宗教感以外,西方文化另外一大特点就是“独立人格”。人的存在不是一个简单的肉体存在,而是一种精神的存在。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应是一个独立的精神存在,但现实中,并非每一个人都是真正作为一个独立精神而存在。

 王恒老师说,人应该有两次成熟。如果说,人的身体的成熟是人的第一次成熟的话,那么人的心智的成熟,精神上的成熟,是人的第二次成熟。人唯有这个第二次成熟,才算真正长大了。孔子也说,人应该每十年就有一次成熟。可悲的是,中国社会许多人五六十岁了都还没有”成熟“,还活在学生时代。

 唯因此,我们应当爱智慧,而且没有目的。

 

后记

王恒老师推荐哲学入门书籍:《哲学的故事》,威尔•杜兰特 (Will Durant)。

另,王恒教授一个半小时的讲座现场没有任何文字材料,导致我的回忆部分中断,所幸有珞珈读书会的一些记录,成全此文,在此表示感谢!

(三乐读书会会长、EMBA2011-4班 苏晓东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