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系”观点 首 页 > 新闻荟萃 > “南大系”观点

中国宏观经济止跌回升路在何方——洪银兴教授在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发展高峰论坛的主题演讲实录

时间:2015-06-23 | 浏览次数:4367次

中国经济发展的双目标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互联网金融的一个论坛,我想在这里讲一下和互联网金融相关又不相关的两个问题,就是产业结构的中高端化和金融创新问题。这次全国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的报告中谈到了我们现阶段的经济发展的双目标:一个是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另一个是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水平。

中国产业结构和发达国家的差距

那么,我们的产业结构和中高端相比较,究竟有哪些差距?我概括了三个方面,第一个差距就是我们的产业档次,尽管我们的GDP总量已经达到了世界第二,我们许多制造业产品在世界上排名第一。但是,在发达国家是在飞机制造、特种工业材料,医疗设备、生物技术等高科技领域占据更大的份额。而我们主要是在纺织、化工服装和家用电器等科技含量比较低的领域占有领先地位。这是一个产业档次上的差距。第二个我们要看全球的价值链。现在国际竞争就是全球价值链的竞争,一种高科技产品的整个生产过程,流通过程都分布在各个国家。那么现在高科技产品的中国制造部分,是处于价值链的中低端,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环节不在我们国家居多,中国创造的部分也少,品牌也用外国的多,这样也就产生了高产值低附加值的问题。第三个是绿色化问题,我们现在高消耗高污染的产业偏多。

世界产业结构高端化的新动向

现在世界上产业结构都有一个产业高端化的新动向。美国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后,推进再工业化战略,美国的再工业化战略不是简单的发展工业。美国的目标是通过创新重振制造业中高端和高附加值的领域——尤其是在大型、复杂、精密和高度系统整合的产业,来实现经济重心的回归。德国推出的“工业4.0”计划,这个“工业4.0”计划在推进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第四次产业革命。

产业结构转向中高端的必要性

那么对我们国家来讲,现在我们的产业结构面临着一个中高端化的任务。这里我们有几个认识问题要解决好,第一个问题,就是资源禀赋的比较优势不具有竞争优势。靠这种比较优势,是不可能缩短和发展国家的距离,也不可能进入世界的产业前沿。第二个问题,就是规模优势不具有价值链的优势。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通过创新,通过我们新技术的应用,进入价值链的高端,提高产业附加值。第三个问题,就是模仿和引进进入不了高端产业,只有和发达国家一起进入了同一创新起跑线,才能进入中高端。

中国产业结构高端化是什么

我们现在要明确,中国的产业结构要中高端化,它指的是什么。我把它讲成四个方面。第一是产业结构,三次产业结构水准要进入中高端,也就是服务业比重要大大提高。第二是产业技术的连接度要进入中高端,特别是我们的战略性信息产业要逐步成为我们国家的主导产业。第三是高科技产品要进入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第四个是我们各个产业都要采用新技术,包括互联网+,包括智能化+,包括绿色化。

如何做到产业结构中高端化?

我们国家的结构调整路径,第一,凤凰涅槃,这个凤凰涅槃就要浴火重生,就是要把过剩产能、污染产能、落后产能都要淘汰。第二,腾笼换鸟,我们现在的许多资源都是被传统产业过剩产能在占据,现在我们要腾出笼子来,让服务业让高科技产业能够进来。

两会提出了我们经济发展的双引擎。一个引擎就是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第二个引擎就是要增加公共产品、公共服务。我认为要使更多产业化的创新来培育更多的新的经济增长点。把创新成果变成实实在在的创新活动。现在提出互联网+这样一个效应,就是移动互联网进入哪个领域,哪个领域就能得到根本改造并且得到提升。并且互联网产生以后,就会使我们企业的运营模式,包括企业规模经济的含义都可能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互联网金融会改变传统金融吗?

互联网金融发展起来以后,我们现有的银行会是什么状况?我认为互联网企业金融化和金融机构互联网化之间,形成一种合作性的竞争,或者是竞争性的合作,两者既竞争又互补。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含义是什么?

国家现在提出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不是人人都去办企业,不是人人都去提创意,而是大家都要进入到创新创业的活动中间来,包括我们在座的金融家。我觉得这是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最准确的解释。正如费尔普斯所言“现代经济把你啊些接近实际经济运行,容易接触新的商业创意的人,变成了主导从开发到应用的创新过程的研究者和实验者,科学家和工程师往往被他们着急过来提供技术支持。事实上,现代经济把各种类型的人都变成了创意者,金融家成为思考者,生产商成为市场推广者,终端客户成为弄潮儿。”

实体经济应成为关注中心,而非股票市场

我认为经济下行的压力不属于新常态。不能以新常态为由,来放弃推动经济增长的努力。近期的宏观刺激政策没有得到明显的反映很难止住实体经济进一步下滑的势头。这不完全在于我们货币政策的力度问题,而在于缺乏有效的传导机制。第一,我们增发的货币进入不到真正需要货币的实体经济企业。第二,实际上我们宏观的货币政策放出来的货币,很大一部分进入了股市,没有进入实体经济。

现在我们碰到的严峻的问题是两个,第一个是政府投资平台不活跃。第二个严峻问题,就是由于宏观刺激政策不够及时,我们部分实体经济的企业已经成为僵死。现在怎么使这些企业能够活起来。除了货币刺激政策以外,必须加上实体经济企业的全面减税。我们不仅仅需要积极的货币政策,还需要积极的财政政策。

牛市是要靠实体经济来支撑的,如果实体经济支撑不了,牛市总有一天要变成熊市。所以,第一是我们上市公司的业绩要来支持牛市。第二,我们现在不能仅仅是活跃二级市场,更要活跃一级市场。第三,我们还是需要活跃房地产市场。对房产价格的上涨要有所控制,但房地产对实体经济的拉动作用还是需要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