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报网:吴敬琏在宁谈改革

时间:2013-05-13 | 浏览次数:940次

吴敬琏在宁谈改革:现在不能再“草鞋无样,边打边像”

 

吴敬琏在宁谈“中国改革再出发”

走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历程,社会各阶层从未停歇去捕捉每一次变革的信号。“十八大”落幕,中国政策会有怎样的连续性和变化?今天,中国经济学界泰斗吴敬琏做客“南大系企业家”名家讲坛,对“中国改革再出发”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与设想。

症结在哪?“中国模式论”的歧途

“十八大”之前,一场关系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大争论正在激烈进行。争论的核心是“中国向何处去”。

吴敬琏说,近年来,中国走到了新十字路口,一方面改革开放释放出的活力使经济蒸蒸日上,一方面又出现腐败、贫富差距等种种问题。成绩与问题“两头冒尖”的状况,可以如同狄更斯《双城记》里的那句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为什么会出现两级共生的现象,出路何在?

一段时期里,一种“中国模式论”非常走红,认为经济崛起的原因是依靠强势政府,用海量投资来实现高速度的增长,认为“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才能创造高铁建设等“奇迹”,认为社会出现的种种乱象,是因为“举国体制”执行得不够彻底。

吴敬琏对以上观点进行了驳斥,他说,中国经济崛起的秘密是改革,社会出问题是因为改革尚未取得完全成功。当前的症结是,市场经济体制不完善,中国经济既包含新的市场经济因素,又包含旧的命令经济因素,行政权力过多介入经济活动。

关键时刻,“十八大”对“中国向何处去”给出明确回答——“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的改革”,吴敬琏颇感欣慰。

怎么改?急需设立一个超脱局部利益的高层机构来统筹

宣布决心推进改革,仅仅是重启改革的第一步,问题还在于“改什么”和“怎样改”。吴敬琏说,今年最紧迫的任务是制定改革的总体规划,这已经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但特别要注意的是,做这件事,需要一个超脱于局部利益的高层次、具有权威的机构(中央直属)来统筹。

他解释,西方国家市场经济的建立,是通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自发形成和试错过程。但是中国是一个后起国家,建立现代市场经济需要精心“设计”。从技术上说,现代市场经济是非常复杂、巨大和精巧的系统,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红军有个说法叫“草鞋无样,边打边像”,可现在要建设的现代市场经济是双高档皮鞋,就不能“边打边像”。

从利益关系上说,现在各部门都在制定本部门的所谓“顶层设计”,由部门和地方分别进行所谓“顶层设计”,多多少少会向自己的权力、利益倾斜。如果把这些按本位利益和想法设计的“高层设计”和“地方设计”拼凑成“顶层设计”,就失去了顶层设计的本意。

所以,我国需要一个超脱局部利益和短期利益的机构,而且是中央直属的权威机构来统筹。改革注定是异常复杂的利益博弈。

如何突破?用“最小一揽子”方案办法推进

单项突进的改革难于奏效,但目前问题和矛盾太多,四面出击,又会分散力量。该从何处下手,要如何突破?

吴敬琏的观点是,挑选出有关键意义,彼此关系紧密的改革项目,形成“最小一揽子”总体改革项目推进,这种方式成本最小、阻力最小、风险最小。

在进行总体规划的时候,最好是发动各界人士采取问题导向的办法,从各个领域现有的主要问题入手,分析产生这些问题的体制性原因。然后,不是针对病象、病症,采取对症治疗的办法取得短期疗效,而是分清楚问题和造成问题的体制基础上针对病根、病原,铲除产生这些问题的体制基础。

他建议启动一些大众关心,成效易见的改革项目,提高政府的可信度,聚集改革人气。同时创造宽松的宏观经济环境,最终使得系统化改革方案顺利出台。

(转自南报网)